Pug Pub,文欢博客

一位香港原住民的公開信

2019.07.21

致香港學生的公開信一

各位同學:

吾人1947年出生於香港,父親在清朝便定居香港,母親是世世代代的香港赤柱漁村客家人,我在跑馬地成長,所以我係正宗的香港原住民,有資格向你們發話。

我廿二歲離開香港,在加拿大進修,並任加拿大安大略省電力局檢察官,對法律略有認識。

加拿大是民主國家,所以我有資格向你們解釋甚麼是民主。

有關"反送中"暴亂問題,從香港大學學生會與校長的對話中,我已經看出學生們的心態,基本上係要求校長給他們保護傘。 從法律觀點上看,校長根本無能力給你們任何保護,所以這個會開與不開,全無作用。 校長只答應不會讓警察到校園搜捕,這話一出,立時引起鼓掌。 從這一表態,我已經看出學生們的愚昧無知。 校長給你們這一空頭保障,根本上是全無保障,而你們竟然很高興。 你們身為大學生,連這些基本法律常識都沒有,還學人搞甚麼革命呢!

若果你看過警匪片,都知道警察要進入私家地方搜捕,必須要先向法庭申請搜捕令,既然警方已經有搜捕令,校長的應許又有甚麼作用呢?

又有學生提出他們的暴動是市民抗命。

這更可笑,

你們有證據證明政府逼迫你們嗎?

政府有無理拘禁你們嗎?

政府有科重稅嗎?

政府有剝奪你們權利嗎?

你們有饑餓嗎?

若然有,是普遍的嗎?

你們個個都是受害人嗎?

有關民主,前特首,梁振英說你們"袋著先",慢慢會改進,你們就鼓嘈,立刻要真普選。

他的意思是你們對民主認識不夠,要有耐性地去爭取,事實證明了他是對的,你們暴嘈地去爭取,結果就是中了外人的奸計。

我在加拿大半個世紀,選舉都選到我煩,選來選去都是衰人,不知不覺,虛度了五十年。

甚麼是選舉? 選舉是鬥有錢,鬥說謊話,鬥吹牛,鬥廣告。

你無錢嗎?可以,找個贊助人吧。

但你欠他人情,怎樣回報他呢?

你明白啦。你已經出賣了自己,身不由己了,你還可以為人民服務嗎?

民主就是多派爭權,結果就是在議會上吵鬧,互相指責,甚至動武。

你看美國兩派的互相指控,醜聞百出,香港,台灣等在議會上爭鬧,結果都是一事無成,你喜歡嗎?

香港的民主,是真民主嗎?

是外國人操控的民主,難怪滿街都是漢奸,出賣了國家與香港,你們出賣了自己,還不醒覺。

民主選出來的議員,當選舉獲勝後,大多數不是理行自己選舉時的承諾,而是部署下一屆的選舉。所以都是用公倘做一些表面工夫,呼遣了事。

所以加拿大和美國,講了六十年,都建不成一條高鐵。

民主國家是司法獨立,即是三權分立,政治,宗教,法律互不干擾。 表面上很公平,很好。

但問題是做成法律界權力過大,連議會都不敢過問,目無皇法,貪污嚴重。

在民主國家裡生存要經常打官司,有理無理都要打官司,誰最有錢就贏。

所以公開犯法是非常普遍。

低下層市民經常受到大財團的公開合法敲詐,你有律師就最惡,無錢就敢怒而不敢言。

和平示威是民主,但小心有壞居心份子浸入你們中間,利用了你們,害了你們,還以為自己是英雄,為正義而犧牲。

真民主是不會損害他人的權益而達到自己的理想。

真民主是要小數服從多數,而不是強加於人。

真民主並不是全對,也有毀滅性的破壞。

舉個例子,蘇聯就是被民主毀滅的。

蘇聯人受到西方的民主影響,瘋狂崇拜,把國營企業拆散分給國民,怎知市民得到股票後並不珍惜,以賤價出售,結果整個國家跨掉。

所以你們不要盲目相信民主。

民主是雙刃劍,小心利用,是很好。 但不法之徒謀取私利,便把國家破壞盡了。

香港大學是孫中山先生母校,是中國民主和革命發源地嗎?

不一定,孫中山搞革命,得不到外國政府的支持,他在壇香山募捐,革命多次並不成功。

申亥革命是由清庭一個小排長在武昌革命成功,袁世凱解散皇室,邀請孫中山擔任臨時大總統,成立中華民國,其實是利用了孫中山,想自己做皇帝,各省不滿,宣告獨立,把中國亂作一團。

你們想搞革命是行不通的事,因為必須要政府無能,得不到民心,完全腐敗才可以。

成功以後又要小心被人利用。

共產黨為何成功奪取政權?

係因為國民黨濫發紙幣,貪污嚴重,引起瘋狂通脤,民不撩生。

搞革命不是你們幾個年青人出來呼叫就可以。

當今香港政府並無腐敗,並非全民反對。

現在中國正當盛世。

所以你們不可能成功。

不要聽信外國的謊言,誤己誤人,幼稚思維,好自為之。